《孙杨危机公关》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加快和劳动

  • 作者: 晴天
  • 时间:2019-09-02 10:51:05
  • 点击率:
  • 栏目:危机公关案例

孙杨危机公关:大白兔危机公关成功案例分析,危机公关改进计划,危机公关改进计划。

危机公关都选天威传播最强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加快和劳动用工制度改革的深化,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利益分化加剧。自2008年劳动合同法及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实施以来,劳动争议案件数量逐年增加,一直高位运行。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健全依法维权和化解纠纷机制,强化法律在维护群众权益、化解社会矛盾中的权威地位,引导和支持人们理性表达诉求、依法维护权益。在这一背景下,全国总工会作为职工合法权益的代表者和维护者,也在积极探索改进工作,为职工权益发声。全国总工会同时呼吁,进一步完善劳动争议处理机制,依法维护劳动者权益。

孙杨危机公关 - 大白兔危机公关成功案例分析

危机公关近日,黑龙江教师停课维权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由肇东先开始的教师维权逐渐蔓延至黑龙江其他地方,多地出现教师停课要求提高工资待遇。放眼全国,类似的劳资纠纷并不少见,如农民工被企业欠薪、女职工因怀孕被开除、建筑工人遭遇工伤后认定劳动关系……

危机公关改进计划 孙杨危机公关

陈赫危机公关案例分析一旦发生劳资纠纷,劳动者的权益极易受到损害,而在维权过程中往往属于弱势的一方。目前劳动争议的处理包括调解、仲裁、诉讼三个环节,如果矛盾纠纷不能及时调解,劳动者维权走完所有的法律程序有的需要一两年的时间,对于保护劳动者的权益十分不利。

危机公关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法律工作部部长郭军表示,除了预防、降低劳动争议发生率外,对于“防不胜防”的劳动争议案件,快审、快结、快执行才是对劳动者权益最有效的维护。但是在实践中,我们的调解、仲裁、诉讼等一系列劳动争议处理环节中仍然存在一定的问题和困难,地方各级司法、行政部门及工会组织也在积极地探索解决之道。近日,记者在劳动争议纠纷化解先行试验阵地———上海进行了一系列采访,了解劳动争议纠纷化解各个环节的困难与经验。基层调解组织的困惑——

财务危机公关事件如何筑牢劳动争议“第一道防线”

危机公关改进计划劳动争议的解决,“以调解化解矛盾”的理念贯穿整个过程。“调解的好处在于缩短劳动者维权周期,降低维权成本。”全国总工会法律工作部劳动争议处理处处长黄龙表示,发生劳动争议甚至与用人单位就劳动争议进行仲裁、诉讼,通常意味着劳动者失去工作,中断经济来源。在工伤案件中,劳动者更是等待结案、获取医疗费治疗和获得工伤待遇。因此能够越快化解纠纷对劳动者越有利。

共需课 危机公关试题基层调解组织是劳动争议调解的“第一道防线”,包括企业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依法设立的基层人民调解组织以及乡镇、街道设立的具有劳动争议调解职能的组织。黄龙介绍,目前,基层调解组织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调解缺乏法律强制力,使得调解组织的作用发挥受到限制。此外,调解组织的人员匮乏、专业能力不足也影响了调解的效果。

为了筑牢劳动争议“第一道防线”,许多地方工会组织积极采取办法,开展调解组织实体化建设、强化调解员的专业性。

上海市奉贤区位于上海南部,中小企业集聚,非公经济占全区经济总量90%以上,劳动争议长期高位运行,近年来,群体性劳资纠纷呈明显上升趋势。为了化解劳资矛盾,奉贤区总工会自2008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建立健全劳动争议调解网络,除了依托工会资源,加强企业内部劳调组织建设外,社会化调解——劳动争议调解品牌工作室的建立在提升调解公信力、预防化解矛盾方面颇见成效。

52岁的朱新华是上海市奉贤区的一名征地农民工,根据与工厂签订的劳动合同,朱大姐本可以在今年缴满15年社保,退休领取养老金。但是一年前,朱新华突然被工厂辞退,这对于她而言不仅是失业,还意味着不能正常领取养老金。朱新华慌乱之中找到奉贤区总工会寻求帮助,“老娘舅”调解室的沈惠珍接待了她。在仔细了解情况后,沈惠珍决定联系朱新华工作的工厂负责人进行交涉。沈惠珍告诉记者,接到职工来访,通常是先了解情况,判断企业行为是否违法、职工的诉求是否合理,然后与企业方沟通看对方是否愿意调解。

朱新华的案例情况相对复杂,涉及上海市社会保险政策法规的一系列规定,在做足政策功课,并咨询工会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后,沈惠珍找到了企业负责人,在经过多次反复的沟通后,企业方最后同意履行劳动合同,朱新华也因此顺利退休领取养老金。“多亏奉贤区总工会‘老娘舅’调解室,让我顺利领取到了养老金。”对于工会的帮助,朱新华充满感激。

自2013年以来,奉贤区各街镇成立了多个类似的品牌调解工作室。奉贤区总工会副主席高国弟介绍,调解机构实体化一来保证职工上门不怕找不到人;二来打造调解品牌工作室,聘请具有丰富的经验、熟悉政策的人员作为调解员,使得调解更加专业,调解结果更让职工、企业信服。自成立以来,奉贤区各级劳动争议品牌工作室接待职工来信来访累计为1015件,主持调解劳资纠纷313件,挽回经济损失346.48万元。

“调解制度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增强公信力,以及解决问题的实际能力。”郭军表示,对于规模以上企业,需要做好企业内部调解组织建设,引入第三方主持企业内部劳动争议调解,让员工更信服。对于中小企业,则是发展社会化调解组织,打造劳动争议调解的社会化平台。做好调解工作,能够将大量的劳动争议化解在基层,既减轻劳动者维权负担,同时也节省司法资源。“尴尬”的仲裁——

一裁不能终局,仲裁便捷优势难凸显

在我国,劳动仲裁是劳动争议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必经程序。劳动仲裁作为前置程序,其初衷是希望借助仲裁程序简便、专业性强的优势,及时有效的化解矛盾。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由于劳动仲裁往往不具有终局效力,劳动争议当事人将仲裁作为“中间环节”,经仲裁后又诉诸法院,弱化了仲裁简便高效的特色;另一方面,大量劳动争议经仲裁后又诉诸法院,没有发挥仲裁分流争议案件、缓解法院工作压力的作用。

郭军表示,要充分发挥仲裁简便、快捷和专业审理的优势,仲裁机构的公信力和效能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这需要政府加大投入、增加力量,设立更多的仲裁机构,强化劳动争议仲裁工作。同时,为了增加公信力,应借助社会力量,不是完全政府一手包办。如采取仲裁员准入制度,建立仲裁员名单库,由劳动争议双方当事人各自选择,仲裁机构指定一名仲裁员主持,一案一组庭。政府职能部门主要负责监督和对仲裁员的管理。

劳动仲裁机构“去行政化”,引入社会资源和力量,在部分地区已经开始了探索试验。2007年,上海开始在浦东新区探索建立独立的劳动争议仲裁院,以提高处理劳动争议案件的效率和质量。2010年2月,上海市劳动争议仲裁院正式成立,搭建提高政府、工会、企业三方共同参与劳动争议处理效能的工作平台。据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仲裁处处长李钢介绍,2012年至今,上海市区两级仲裁院每年受理的劳动争议案件均突破10万件,每年有小幅增长。其中超过70%能够通过仲裁调解、裁决案结事了。

上海市劳动仲裁院结案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主要源于两项举措,一是注重与企业、工会配合,加强裁调对接;二是与法院联系,加强诉裁对接,裁审统一,避免同一案件重复审理,增加劳动者诉累、浪费司法资源。

记者了解到,上海市各级仲裁机构都建立了完善的兼职仲裁员办案制度,政府、企业、工会三方通过指派兼职仲裁员参与仲裁案件的处理,形成及时、高效处理争议的合力。

秦利佳是上海市总工会的一名公职律师,同时也是上海市劳动争议仲裁院的兼职仲裁员。每个月,秦利佳都会到市仲裁院参与案件审理,也负责部分案件的调解工作。他表示以工会代表的身份参与到仲裁工作中,与仲裁、企业方代表形成的三方机制,更容易取得劳动争议案件当事人的信任,做到“案结”并且“事了”。

通过几年的实践,兼职仲裁员办案机制逐渐成熟,其正面效应也逐渐凸显。上海市总工会有6名参与市仲裁院联合调解中心的调解员,每年帮助调解劳动争议案100余件。上海市总工会配合人社部门成立的劳动争议化解积案的5名专业调解员,自2011年以来,每年为闽行区处理劳动争议积案170起左右。嘉定区总工会劳动争议调委会参与调解的劳动争议案件,调解成功率达70%左右。

劳动争议多发法院压力大——劳动争议案件急需专门化审理

除了部分劳动争议案件实行“一裁终局”外,诉讼是解决劳动争议的最终程序。劳动争议案件被诟病处理周期长,其问题一方面是仲裁前置,一方面是在进入诉讼程序后走普通民事程序。

黄龙介绍,目前,人民法院对于劳动争议案件,一般是由民事审判庭按照民事诉讼程序进行审理。一审诉讼6个月,二审诉讼3个月,必要时还可以延长。官司长的如工伤案件能够达到两三年。发生工伤后,企业通常会赖账,否认劳动关系,那么劳动者一方首先要打劳动关系认定的官司,经过一裁两审确认劳动关系;然后,进入工伤认定,企业对工伤认定结果不服,还可以申请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最后,进入赔偿阶段,赔偿金额又涉及仲裁诉讼问题。

“一些用人单位想方设法使用劳动争议‘一裁二审’所有救济程序,恶意拖长时间,以达到拖垮劳动者的目的。”黄龙表示,在实践中,按照民事审判程序审理劳动争议案件出现了诸多弊端。

一是案件处理能力不足,案件处理周期过长;二是劳动争议审理专业化不足,不能满足劳动争议审判需要,由于对劳动争议案件特殊性把握不准,适用法律不当,极易产生处理不当的情况,使劳动者权益受损。

为了维护劳动者权益,提高劳动争议案件处理效率,目前,在一些劳动争议案件多发地区已经开始探索成立劳动争议审判庭,组织专门的队伍处理劳动争议案件。

2008年至2009年期间,受劳动合同法出台以及金融危机的双重影响,上海地区劳动争议案件呈现井喷态势,两年内,劳动争议案件成倍增长,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突出。2010年,上海市一中院、二中院分别设立民事审判第三庭,专门审理劳动争议案件,劳动争议案件的审理逐渐从民一庭中分化出专业审判庭。目前上海市17个基层法院,有13个成立了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专业审判庭。

从实践情况来看,劳动争议案件审理的专业化,不仅缓解法院审理压力,提高审理效率,办案的质量也有所提升。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员竺琴表示,一方面,组织专门人员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更有利于准确适用法律维护劳动者和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与仲裁机构的合作得到强化,法院与仲裁院建立了劳动争议处理联席会议制度,推进裁审有效衔接,保持执法标准裁审一致。另外,通过加强与行政部门、工会组织的协调合作,成功地化解了许多劳动争议纠纷以及群体性纠纷。

“这个过程中,工会代表职工利益参与其中,也切实感受到了劳动争议案件专门化、专业化审理的好处。”黄龙说。

2013年6月,83名农民工与上海宴姿商贸有限公司因薪酬及社保问题发生争议,随后,企业老板没有跟员工协商,强行把厂关掉,激起职工的对立情绪,采取了一些极端方式与企业方对抗。劳动者提起仲裁后,仲裁机构支持了劳动者一方诉求,企业方不服,向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提交了撤销裁决的诉讼请求。

作为该案的主审法官,乔蓓华在接手案件时发现当事双方已经耗了半年多,经过劳动监察和劳动仲裁环节,基本事实并无太大争议,关键是化解双方情绪,具体落实处理。由于职工方涉及人数较多且都是农民工,缺乏法律和维权知识,要快速解决也有难度。因此法院联系上海市总工会协助调解案件。工会利用自身的信息和资源优势,不仅快速联系到了所有当事人,而且提供法律援助为职工代理诉讼。当天,经过长达4小时的调解,最终企业与职工方达成一致协议,公司于一个月内支付职工工资、经济补偿金等共计65.2万元。

基于劳动争议案件的特殊性考虑,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为解决劳动争议建立了有别于处理普通民事纠纷的特殊处理机制。郭军认为,从国外经验,以及部分地区劳动争议审判庭的实践来看,为劳动争议设立专门审判组织,专业化解决劳动争议。这既符合审判工作发展的专业化趋势,又适应当前我国快速便捷地审理劳动争议案件审判的需要。在劳动争议呈现出数量多、增长快、增幅大的趋势下,期待人民法院按照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关于完善司法体制的要求,改革劳动争议的审判制度,有效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促进劳动关系和谐和社会稳定。

(来源:人民政协报)

来源:【孙杨危机公关】-《孙杨危机公关》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加快和劳动用工制度改革的深化,用人单位和劳动
分类:危机公关

本文标题:《孙杨危机公关》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加快和劳动
本文链接:http://www.jnkjsc.cn/anli/438.html


客服QQ: 1446592962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
北京双城网络公关公司以客户危机事件处理、负面公关处理,用户满意为最高准则,多年的危机公关行业经验,让我们远超大部分的危机公关公司,我们成立于2015年,公司业务主要为,网络危机公关、危机事件处理、危机公关公司

156520-39110

随时联系